第十二章 失散多年的兄弟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十二章 失散多年的兄弟

众人顿时齐刷刷看向高思,高达也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眼。 孙青云每说一句,站在台边的赵轻儿脸色就苍白一分,待她全部听完,顿时大脑一片空白,身体一阵摇晃,他俩居然还打过架,那一定是因为自己,是她害了高思! “高思,我抢了你的女人,你一定很恨我吧,你要是有种,今天就当着你女人的面,再揍我一次!”孙青云略带挑衅地指着他说道。 “草,我看你这孙子就是欠揍!”高思直接向他冲去,开始挽袖子。 今天他本是应李千柔的邀请来暗中帮忙的,并不想在此生事,如今被人当众羞辱,哪有不反击的道理,况且,梁子早就结下了,揍一次也是揍,揍两次也是揍,不信揍不乖丫的! 孙青云没想到在这种高档场合,他会这么直接,顿时慌了身,赶紧跳下台,一边躲避,一边高叫道:“孔非凡,你就是这么当东道主的,有人要欺负兄弟我,你也不管管?”孙青云也没想能在这里碰到高思,他刚才只是想狠狠羞辱他,出席这种场合,身边也不适合带保镖,所以,情急之下,只能向孔非凡求援。 孔非凡听了,正打算冲门口的保镖挥手,被高达按了下来。 孔非凡坚持了一下,发现高达依旧死死地控制着他的手臂,微恼道:“高达兄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 “你不觉得现在很有意思么?”高达意味深长地笑道。 看到高达明显在袒护高思,想到二人都是姓高,孔非凡脑中电光一闪,立即想到某种可能,有鉴于对方强大的背景,他顿时会意,不再挣扎,不过,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地盘,做戏做全套,为撇开麻烦,所以,他当即大骂道:“保镖都他妈死哪去了,关键时刻连个看门的都没有!” 吴法等人在门口听出他话语有异,略一琢磨,立即装出外面有情况的样子,带着一众小弟,瞬间消失在门外,眨眼就跑得一干二净! 于是,现场很快变成了这样的情景:高思一个人捏着拳头,将孙青云撵得像野狗一样,四处乱窜,而其它一些人,有实力的则继续看戏,没实力的,全都不约而同地退到大厅之外!有些猴戏,他们还没资格看,看了是要惹祸端的! 陈杰和孙青云是发小,他看到对方被人揍得乱吼乱叫,形象全无,保镖虽然不在身边,但自认一身战力,足够救兄弟于水火,立即冲上去准备帮忙。 高思一眼认出他就是下午在福雅阁堵门的,看出对方来者不善,他果断出手,一拳将其揍倒在地,瞬间丧失了战斗力。 高思摆平陈杰后,继续追赶孙青云,突然被赵轻儿一下挡在了身前。赵轻儿拦住高思后,连忙叫道:“高思,你疯了么?回去吧,不要再为我做傻事了!” 高思听了,哈哈大笑,道:“我不会为你做任何傻事,今天所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为我自己而做的,和你无关!”说完,又要冲向孙青云,妈的,看到这个小白脸,他若不揍两下,就觉得手心痒痒! 谁知,赵轻儿听了,却是另一番心境,以为高思是怕连累自己,所以才当众这么说话的,顿时感动得当场飙泪,她一把抱住高思的大腿,全无形象地哭诉道:“不要!你赶紧走吧,你的心思我全懂!” 高思无语,只得停下来,扶起赵轻儿,然后,一个一个地掰开她的手腕,柔声说道:“放心吧,我这就走……” 余光一扫,看到孙青云也停了下来,正手扶着桌子直喘粗气,他又猛地冲过去,大吼道:“但必须在揍完这个孙子之后!” 孙青云反应虽快,但措手不及之下,被高思飞起一脚,踹在了屁股上,当场就摔了一个狗啃泥,两颗门牙,也被磕飞了,鲜血直流。 “呸,这事儿没完!”孙青云吐出两颗断牙,一边叫嚣,一边寻得机会,快速冲向门外。 “高达兄,这事儿玩大了,你最好给我个解释,不然,我没法向孙家交待!”孔非凡苦着脸说道,聚会是他发起的,现在与会者被人揍得满地找牙,仓皇逃走,传出去确实有损名声。 “很简单,高思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!”高达一本正经地说道。 “真的?”孔非凡不信,以孙青云的腹黑,哪次整人,不是先查清对方的祖宗十八代,再伺机动手的? “千真万确,他后颈有一颗黑痣,我后颈也有一颗,位置一模一样!”高达正色道。 孔非凡彻底无语了,人海茫茫,后颈同个位置长痣的人,没有一千,也有八百,不过,以高家的背景,想在海城罩一个人,哪需要什么理由,说句不中听的话,他想搞个亲戚关系,也不过是一句话儿的事,所以,他只能信了! 高思并不知道这边发生的诸多事情,他当时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,揍死这丫的!孤儿怎么了?孤儿不发威,真当老子是死人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谁怕谁啊? 但是,打完人后,高思心中的那股邪火,也发泄出来了,他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李千柔,显得十分尴尬,游目四顾,发现不知何时,赵轻儿也已离开了,看来是去忙着安慰孙青云那个混蛋了。 这时,赵雅缓步上前,递给他一张纸,竖着大拇指说道:“你居然真的混进来了,刚才的事,够爷们!” 刚说完,立即被孙武拉到一边,低声训诉道:“赶紧走,知道刚才在说什么吗?不想活了!” 赵雅离开后,高思看向众人,留在当场的人,全都目光复杂地看向他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 “好样的!我高家果然都是纯爷们,哈哈!”高达大笑着说道,说完,一把抱住高思,大声说道:“兄弟,在外辛苦了,欢迎回家!” 高思蒙了,怎么回事? 高达抱着高思,低声耳语道: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高达的兄弟,亲兄弟!” 高思无法淡定了,用力挣脱高达的怀抱,认真地看着他,道:“你没开玩笑吧?你查过我的来历?” “当然查过,这里不方便说话,咱们回头聊。”高达笑着说道。高思只得压下心中的困惑,继续在大厅里晃悠。 晚宴并未因为孙青云的闹剧而停歇,想听李千柔一展歌喉的人,大把,机会非常难得。因此,孙青云刚一离开,其它避到门外的人,立即像海浪般涌回,抢占最佳的听歌位置。 李千柔没有过多推辞,上台后,唱了一曲哀婉动人的《轮回》。唱完后,她自己依旧是表情淡定,很多人却听哭了,意乱情迷。 高思没有哭,只是,心底深处,泛起了一丝涟漪,究竟有过怎样的经历,才会让她能将一首如此深情款款的情歌,唱得如此动人心魄,却又举重若轻、心如止水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