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公交上的女流氓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十五章 公交上的女流氓

自打中国城市化进程加快后,乘公交这个词,已经不足以形容上班一族的惨烈,挤公交,才是真正的生动传神。作为挤公交的副产品,咸猪手一词也是应运而生。 作为一枚青春正浓的高帅男子,高思在公交车上,经常会遭受到各位女**丝的胸袭、臀袭、香腮袭,而现在,一只柔软滑嫩的咸猪手,正在他的大腿部位游走,像条蛇一样,神出鬼没,忽左忽右,忽上忽下。 平时碰到这样的情况,高思多是一笑而过,默然享受,和赵轻儿在一起久了,每当遇到这种意外时候,他都有一种偷情的快感与刺激,但是今天,他有些生气,周一上班,本就不爽,加之赵轻儿已经不在了,欲火被勾出后,晚上将无药可解,于是,他低吼道:“你摸够了没有?” 车厢里本来人声鼎沸,但因为话里含有敏感词,因此,话语一出,车内一片死寂,落针可闻。 此时,高思才看清,这位色胆包天的女流氓,居然有着一张冷艳绝伦的脸孔,她的眼神,淡漠而寂寥,我见犹怜。 女流氓看着他,脸上的表情,十分镇定,没有作任何解释,就那么风淡云清地注视着他。而车厢里其它的人,则目光游离,四处寻找着自以为是的香艳情节。 “呵呵,你摸够了吧,现在该我了!”说完,高思像对待女友一样,在众目睽睽之下,伸出大爪子,在女子的后背毫无顾忌地抚摸起来。好滑。 大家发现剧情如此平淡,人家只是情侣之间的小打小闹,便失了兴致。 “谢谢。”女子凑到高思的耳边,低声说道。 “我很奇怪,像你这样的女子,解决生理需求,难道还需要靠这种手段么?只要你一挥手,这满车的男子,只要没有老婆看着的,怕都是会慷慨相助吧?”高思戏虐道。 高思的腰肉突然一疼,然后便听女子柔声说道:“我被人盯上了,求你帮帮我,不过,你也真够可恶的,摸了这么久,才有所回应。” “换作别人,你就是把他摸出汁来,他也一定不会吱声的,真不知这脑子怎么长的。”高思暗想道,他未作回应,而是装作不经意间,打量了一下周围的人群,果然发现在车子前后门上,各有一位白衣男子,正在悄悄关注着这边的一举一动。 “想让我怎么帮?”高思将唇凑到她的耳边,轻声说道。 “当我的护花使者,我看你挺结实的,应该比较耐打。”女子说道。 “抱歉,我这自由身,已经卖给老板了,迟到是要扣钱的。”高思无奈地说道。 “一百。”女子说道。 “真小气!”高思道。 “一千,医药费算我的。”女子立即将价码提升了十倍。 “这价位只够包白天,晚上不算!”高思笑着调侃道。 “真当我是流氓?我叫肖伊!”女子莞尔一笑。 “高田心。”高思不想说实名,临时将名字拆了。 都说人无横财不富,当一下护花使者,能到手一千块,都快抵得上他一月的工资了,高思当然没有把钱往外推的道理,临时打电话给律所主任,请了个病假,自是被主任一通臭骂。 手机里的声音很大,高思挨过骂之后,看到肖伊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叹道:“这年头,生活不易。” “是呀,这不,刚发点小财,就被有心人盯上了。”肖伊说完,将头轻轻地靠在高思的肩上,显得十分亲昵。 高思一向怜香惜玉,自然不会推辞。车上人多,挤来挤去,高思和肖伊贴在一起,呼吸相闻,肉温互感,到是颇为享受。二人一边像情侣一般,一边低声交谈着,通过交谈,高思得知,肖伊开着一家美食店,最近搞了点创新,生意火爆,由于车子送去保养了,所以今天才挤一下公交,却发现被人盯上了。 “你认为他们是想劫财,还是劫色?”高思问。 “我不知道。”肖伊显得有点无助。 “不急,待会就知道了。”高思说完,牵着肖伊的手,直接挤向后车门。门诊部站,是个大站,最重要的是,这里离医院近,急救起来,比较方便。 果然,二人一动,那两位男子也动了,纷纷靠向车门,准备跟随他们一起下车。 高思连孙青云的手下干将野狼都能打趴下,哪里会在乎这两个小啰啰,他将肖伊带到门边,随着涌动的人潮一起挤下车后,长吁一口气。 高思下车后,松开肖伊的手,看到车上跟下来的两人,并没有立即上前,于是小心地戒备着,而肖伊则充他使了个眼色,悄悄拐进了一条街道,留下他在这里,帮他挡住二人。 果然,有高思这样强壮的护花使者,二人不敢靠近,而是对视一眼,转身离开了,看那模样,似乎是想从另一条近道去追赶肖伊。意识到对方的危险并未解除,高思待二人消失后,马上寻着之前肖伊离开的地方追去。 待他急匆匆地追过去时,才发现自己彻底犯二了,因为,肖伊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,与之同时消失的,还有他干瘪的钱包。 “妈的,不就偷个钱包么?至于这么复杂吗?”回过神来的高思,看到三人都没了踪影,郁闷地骂道。略一琢磨,又觉得不太对劲,他平时不招贼的啊。 路过一家早餐店时,他才从玻璃门上,看到衣冠楚楚的自己,这身衣服,也是李千柔帮他买的,难怪呢。 钱包没了,高思并不心疼,里面一共才一百二十块八毛,月工资的十分之一,只是刚刚给主任请了病假,现在又跑去上班,实在是自打耳光,但想到如果旷一天班,又得损失大几十,只得硬着头皮,去了律师所。 为民律师所是一所中型律师所,律师加辅助人员,共有近五十人,办公场所在敬业大厦十八楼,共有十多间办公室,最大的那间办公室,自然是律所主任叶为民的。 作为一名实习助理,高思目前是没有办公室的,他的办公桌,直接摆着主任办公室斜对着的过道里,方便主任随叫随到。 高思刚坐下,就听到一声大呼:“小高,进来!” “来了!”高思连忙应声,快步走进办公室。 “你不是请了病假吗?”叶为民冷着脸看着他。 “感觉状态有所恢复,就来了。”高思解释道。 “我看你是越来越消极殆工了,是不是想着律师证快到手,打算辞职不干了?”为民毫不客气地质问道。 “没有,我是真的不太舒服,大概是染了风寒,本以为今天来不了,太阳一晒,又觉得精神恢复了,所以就来了。”高思耐心地解释道。 他也是遇人不淑,刚出校门,没什么社会经验,又是初到海城,碰巧看到有律师所在招人,就一头扎了进来,谁知碰到的是个心胸狭窄的绝对小人,但为了律师证,他也只好忍了! “我告诉你,小高,年轻人要脚踏实地,你还未出生,我就是律师了,你如果将来有我这样的成就,才算不枉此生!”叶为民训道。 高思听得难受,却不忍辩驳,毕竟,叶为民人品虽差,但能力也算不错,从事律师业二十多年,各方面的法律业务都有涉猎,还是东海省律协的副会长,跟着他也能学到些东西。 “怎么不吭声?平时不是挺能辩的吗?我知道你是面服心不服,但是年轻人,姿态一定要低,这样才能学到东西,不然,就算我现在把证发给你,你也不敢独立接案子,明白吗?”李为民语重心长地说道。 “明白,主任说得是,您老可是诉讼方面的大师级人物!”高思送上一记新鲜的马屁。 “嗯,这就对了,王女士争孩子抚养权的案子,法院判下来了没有?”叶为民问道。 “我这就去问!”高思说完,看到李主任点头,连忙开始拔打富田区法院的电话,公家的电话,一般比较难打,他契而不舍地拔打了三次,才终于拔通,细心问过才知道,判决书早已经下来了。 向主任汇报完工作后,高思又只得顶着大太阳,前往富田法院取判决书,刚从电梯里出来,突然看到一个略显熟悉的背影,仔细一打量,居然是肖伊! “真是老天有眼,居然在这里碰到了!”高思说完,连忙冲了过去,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…… (第一更到,第二更在晚上,希望书友们继续支持,让俺在榜单上继续前进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