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养母的权利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十七章 养母的权利

这个判决结果,当事人自然是不能接受的,她认为自己比窦娥还冤,认定这个法官一定和小三有一腿,当即表示要来律师所一趟,当面交流。 再牛的律师,也不能保证自己办的每一个案子都非常成功,也不能保证自己经手的案子,让所有的当事人满意,何况,叶为民并不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大律师,因此,这种挡炮火的事情,一般是交给助理来做。 高思和当事人江花通过电话后,就立即将对方的情绪和反应,反馈给叶为民,叶为民对此并不意外,沉默了一会儿,淡淡地说道:“这个案子,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,江花来后,你稳定一下她的情绪,待她心情平复后,我再和她好好谈谈,若想上诉,还需要再收些代理费。” 高思点点头,将电话打给当事人后,就开始修身养性,严阵以待。在为民所实习近一年,叶主任办砸的案子,不在少数,被当事人找上门来打击报复的情况,也遇到过,所以,他几乎可以预见,这个女人在得知自己的官司打输后,会是怎样的表情。 估摸着当事人快要来了,叶为民走出律师所,避到了十八楼的天台上,抽起烟来。没几分钟,江花来了。高思在为民所的会议室,接待了这个可怜的女人,他见过对方三次,一次比一次憔悴。 “叶主任在吗?”江花坐下后,直接无视桌上的茶水,开门见山地问道。 “他今天有个开庭,要晚点才能过来,有什么事情,你可以先和我说!”高思亲切地说道。 “小高,你老实告诉我,法官是不是和那个骚货上床了?她就一个小三,我老公刚死,就将孩子判给她,这还有没有天理?”江花情绪激动地说道。 “江姐,你先喝口水,这个案子,情况本来就比较特殊,一来,你丈夫生前说李玉荷同意将私生子接到家里抚养,以后绝不往来,但目前却没有证据证明李玉荷和你丈夫有这方面的约定,她毕竟是孩子的亲生母亲,即使你养了十年。二来,从利于孩子成长教育的原则,孩子跟着生父或生母,是法律认可的,你丈夫在世时,剥夺了她对孩子享有的一切权利,如今,你丈夫过世了,她自然会积极争取。”高思解释道。 “白心疼了这个小狼崽子!”江花听了,愤愤不平地说道。 “其实,这个案子,最大的关键,不在于她是生母而你是养母,在法理上,你们其实是享有同等的权利,关键在于小孩子的想法,她愿意跟谁,那么,我们就可以从这方面找证据,证明孩子跟着谁,更利于孩子的成长和教育,这样的辩护思路,审判长应该是会认可的!”高思说道。 “废话,当然是跟着我好,跟着那个妖精,有上顿没下顿的,她除了吃喝玩乐,还会什么?要不是这样,我老公也不会冒着离婚的风险,将他接到家里抚养!”江花理直气壮地说道。 “法官不相信一面之词,我们得有证据,似乎,你和孩子的关系,并不是太和谐吧。”高思小心地说道。 “你什么意思?我和他很和谐,十年了,你问问孩子,我有训过他一句吗?我是把他当高家接班人在培养,毕竟,这偌大的家业,女儿自己没这份心,除了他,还能指望谁?”江花说道。 “若是让孩子在你和他的生母之间选择,你能肯定,他一定会选择你么?”高思问道。 “当然,小泽半岁时就被我们接回来了,现在都十岁了,他是我看着长大的,十余年的感情,哪是一个陌生女子可以比拟的。”江花自信地说道。 “如果是这样,那就没什么问题了,咱们可以上诉,将孩子的抚养权,争回来!”高思认真地说道。 “啊……你说的是真的么?我真的争得过孩子的生母吗?”江花激动得站了起来,抓住高思的手说道。 “是的,只是,这样艰难的选择,交给一个才十岁的孩子,有一点残忍。”高思说道。 “没什么,将来要打理高工集团,必须多加磨炼,否则,他也不配姓高!”江花正色道。 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就好好准备,着手上诉的事情吧,不过,这个程序走下来,时间可能会有点长,打官司,并不像古代的当庭审判,现审现判的。”高思说道。 “我知道,叶主任什么时候回来,我等他!”江花说道。 “行,我打个电话问问,这会儿应该庭审结束了。”高思看看时间,装模作样地给叶为民打了个电话,叶为民听说江花准备上诉,立即兴奋地下来了。孩子的抚养权,关系到巨额遗产的分配,这种油水十足的官司,是他的最爱。 叶为民将江花引进自己的办公室后,就立即将门关了起来,高思懒得偷听,又开始研读法律,他的记忆力很好,看过的法条,一般都能清晰记得,只是,对于具体法律的解读,还缺点火候,以至于叶为民有时想到某个法律知识条,最先做的不是查书,而是问高思。 没多久,江花出来了,带着一份二审代理合同,去了账务室交款。 “小高,进来!”叶为民满面喜色,上下打量着高思。 “主任,有事么?”高思问道。 “小子,不错啊,这个富婆很轻易就同意了上诉,你给我说说,你是怎么说服她的?”叶为民问道。 高思没有隐瞒,将自己的观点,讲述了一遍,叶为民听了,连连点头,道:“和我的思路是一致的,进步很大啊,这确实是这个案件的关键点,这样,你明天去一趟高家,想法多收集一些高泽的成长证据,为我们的理论依据,提供法理支持。” “好的,我这就去着手准备!”高思点点头,就打算离开办公室,被叶为民叫住了。 “小高,你律师证下来后,有什么打算么?”叶为民故作淡定地问道。 “暂时不想想太多,等证件到手了再说。”高思答道。 “年轻人,必须得有具体的规划,这样吧,我看你也算个人才,律师证下来后,在我的所里,当授薪律师,帮我处理一些手头的案件,如何?”叶为民建议道。 高思看了叶主任一眼,没有吱声。 “小滑头!”叶为民指了指高思,笑道:“放心吧,跟我做事,我不会亏待你的,待你转正后,一个月三千五,如何?” 高思犹豫了一下,三千五这个工资,在海城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,确实不算高工资,但对于他这样一个**丝,也基本够用了,其实,他是一直想尽快离开这里的,但通过了解,他也清醒地意识到,一个刚领证的小律师,很难接到案子,没有案源,就没有收入,没有收入,他的生存,依旧艰难,况且,接案子也需要挂靠律师所。 “四千,四千如何?我悄悄告诉你,其它两位授薪律师,跟我三年了,也就这个价码!”叶为民主动将门关上,低声说道。 “主任,让我考虑一天,如何?”高思听了,说道。 “行,不急,反正离你证件下来,还有二十来天。”叶为民挥挥手,让高思离开了办公室。 高思离开后,顺道去了一趟财务室,和财务小赵聊了几句,才得知刚才叶为民的委托代理合同,居然是二十万,奶奶的,下手还真不客气,难怪突然对他大方起来! (收藏涨得好慢,喜欢本书的朋友,可以先收藏,养肥了再看啊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