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干得好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十九章 干得好

“小高,干得好,我先走了,记得把案卷带回来!”叶为民看到高思制住了受害人的父亲,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,连忙说道。 说完,不待众人反映,立即跑得没了踪影! 高思看到叶为民如此作派,心也凉了半截,妈的,我为你两胁插刀,救你于水火,你则直接从背后捅了我一刀,我要再跟你混,我就是你孙子! 于是,他不待审判长开口,就直接松开了受害人的父亲,低声说道:“老伯,对不起,刚才也是无奈之举,希望你不要介意……” “对不起有个鸟用,老子干死你!”站在不远去的一位受害者亲友,看到高思松手后,马上冲了过来。 “二狗,住手!”老伯一声暴喝,止住来人后,继续说道:“这小伙子不错,刚才只是制住我,并没有使力,你们看,我脖子上肯定没有掐痕!”说完,仰起脖子,让众人过目。 而此时,闻讯赶来的法警,也迅速将众人分开,应阵以待。 “你们走吧,这里没事了。”有人公然骚扰法庭秩序,本是违法行为,但鉴于受害人亲友的心理状态,审判长也不想在这事儿上深究,他看了高思一眼,点了点头,道:“一会咱们聊一下。” 安抚好受害人亲友的情绪后,案犯的亲友也平静地离开了,双方都是受害者,发泄情绪,都需要一个出口,但对方也是这起案件的受害者,所以他们的矛头,才会指向律师。这也从一定程序上,说明叶为民在辩护上,是相当冷血的,直接在对方伤口撒盐,全然没有照顾对方亲友的心理感受,等于在说:“你儿子被撞死是活该的,咎由自取,但让司机受以重刑,是大大不应该的。”这样的观点,虽然有理,但对方肯定难以接受。 待到双方亲友全部离开后,高思才默默地回到审判庭,帮叶为民收拾案卷和辩护材料,赵胜律师则提前离开了,被叶主任直接抛下,他心胸再宽广,也是有些不爽的,毕竟,作为二辩律师,他也说了不少刺激受害方亲友的话语,好在对方根本没有针对他。 高思回来后,看到法官没有离开,想起先前的话,立即过去打了个招呼。法官姓宋,身材高大,面容和蔼,五十出头的样子。 “小伙子,身手不错嘛!”宋法官说道。 “不好意思,在法**动手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高思回道。 “没事,我还得谢谢你,要不是你,今天这一场乱斗,肯定是无法避免的了,到时更加麻烦。”宋法官说道。 “呵呵。”高思不知如何作答。 “你叫高思,对吧,听说律师证还未到手,有没有兴趣,加入我们法官队伍?”宋法官突然说道。 “这……宋法官,我的理想,是当一名律师!”高思一脸坚定地说道。 “想像叶为民一样,被人追打么?”宋法官突然笑了。 “不是,这是我的理想。”高思答道。 “理想……呵呵,真是一个遥远的词儿,其实,当了法官,一样能为民办事,律师说的话,老百姓不一定听,但法官说的话,就代理了正义和权威,这样,你才有力量帮助更多的人!”宋法官显然是很爱自己的职业的。 “宋法官,我很好奇,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,为何……”高思不解。 “临危不乱,急中生智,心怀仁慈,以德报怨,有这四点,足以成为一位有良知有水准的审判长!”宋法官说道。 “呵呵,您老真是高看我了,主任等得急了,我得走了!”高思看到手机上主任的电话,满怀歉意地说道。 “好吧,既然你志不在此,我也不为难你了,小高,这个社会,很复杂,希望你能在任何时候,不忘初心,不要忘记你当初的选择和坚持!”宋法官语重心长地说道。 高思点点头,迅速收拾好案卷,快步走向庭外,要不是叶为民电话催促,他还真想和这位审判长大人好好聊聊,一个懂审判的律师,一定能更好地说服法官,让他们采纳自己的辩护意见。 “不错的苗子,可惜了。”宋大海看到高思快步离开后,低叹一声,随即收拾心情,准备回东海省去了。 高思刚取回自己寄存的手机等私人物品,走出法院的大门,就看到树荫下的叶为民,正在冲自己招手。侧立在他身旁的,是赵胜律师,原来他也没有离开。 “小高,怎么磨叽这么久?”高思刚一走过去,叶为民就皱眉训道。 “还不是拜你所赐?”一向性情温和的赵胜律师,也忍不住冷语道。 “古语云,留着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我这是留着有用之身,更好地报效祖,服务人民!”叶为民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。 “小高也能。”赵胜律师说道。 “他年轻,耐打一些,我这把老骨头,可经不起折腾,好了,咱们赶紧回去吧,还有当事人在等我呢!”叶为民不耐烦地说道。 高思没有多说什么,叶为民在关键时刻,弃他而去,让他彻底坚定了离去之心,律师证到手之日,就是他闪人之时。 车子停到律师所楼下后,叶为民立即丢开二人,匆匆上楼去接待当事人了。这时,赵胜律师突然一把拉住高思,道:“主任是不是想请你当授薪律师?” “他有这么提过。”高思答。 “他给你开多少钱?”赵胜开门见山地问道。 高思犹豫了一下,当初叶为民和他谈工资时,还特意叮嘱过,不要告诉赵胜等人,说他的工资比他们高。 “我想,不超过四千吧。”赵胜说道。 高思笑了笑,没有作答。 “孩子,我看你有一年了,你什么本性,我还能不知道?我们做律师的,归根结底,是服务型行业,接触得最多的就是人了,你以为他开给你的工资,很高么?”赵胜说道。 “虽然不高,但对我这样一个新人,四千,也不算低了。”高思说道。 “他给你开了四千?他可真舍得,呵呵,看来,他是真的不怎么在乎我的去留啊,也罢,我明天就去递交辞呈,反正也受够了。”赵胜冷笑道。 高思内心有些不安,万一到时主任怪罪,他可就躺枪了。 “放心,我不是刺探,其实,要想知道你工资多少,到时我问下账务就知道了,只是,我想告诉你的是,叶为民还有个独门绝招,负增长!”赵胜接着说道:“我刚从别个律师所转来时,他工资确实开得不错,比一般律师所高,但后来,七扣八扣,一年比一年少,你说可笑不?” “这样啊,难怪!”高思当初还诧异,以叶为民的为人,怎么会这么大方,原来另有算计啊。到时合同一签,一般是一年,坑一年算一年,这海城,什么都缺,唯独不缺人! “所以,我劝你最好离开这里,这里不是久留之地!”赵胜说完,一个人离开了。 高思看着赵胜律师的背影,陷入了思索,他到底是关心自己,还是担心自己抢了叶为民分来的案源呢?毕竟,作为授薪律师,每经手一个叶为民交付的案件,也是可以获得一定的提成的。 (还差十多个收藏破百,大家能给力一点不,祝朋友们,中秋快乐,心想事成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