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美少女画家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二十一章 美少女画家

记完脑海里残存的句子后,高思收拾一下情绪,准备去上班了,出门时,碰巧看到赵雅解决完内急回来,带着一股女人独有的骚味儿。 赵雅看到是高思,目光下意识地在他的下三路扫了一眼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 高思摸了摸鼻子,略显尴尬地让到一侧,让她先进屋。 “狼心狗肺!”赵雅没来由地骂他一句后,扭着慵懒的腰肢补觉去了。 高思不经意看到她两个熊猫似的黑眼圈,心里暗笑,半夜不睡觉,乱上别人的床,能睡好吗?他整了整西装,发现没什么明显的暇丝,这才走出门去,今天,他要去女富婆江花家,收集一下相关的诉讼证据。 江花家同样住在御龙山,这几乎成了海城富商权贵的首选别墅群。然而,与上次参加李千柔邀请的高端聚会不同,平常时候的入门更为艰难,门卫哥哥铁面无私,严格执行“非请莫入”的原则。 “我知道十街三号别墅的女主人名字,难道还有假吗?”高思恼道。他怀疑自己是不是长得太善良了,连一个小保安,也敢为难他。 “这有什么,现在是信息时代,想查个人名还不容易?”门卫不屑地说道。 “行,我懒得跟你废话,我直接打电话!”高思本不想麻烦江花,作为一名准律师,去当事人安办案,连大门都进不去,说出去有点丢脸。 “这样最好,不是我们存心找茬,现在一些搞推销的人太牛逼了,经常巧立名目混进去骚扰业主,我们已经被投诉过好几次了。”门卫大哥说道。 “哼,你以为这样就不会被人投诉了么?哪天碰到个业主的亲戚被挡在门外,你们迟早也要被骂!”高思说道。 “那……你说怎么办?”门卫大哥听了,觉得在理,立即请教道。 “态度,态度决定一切,你若是向我解释清楚,我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说话语气!”高思说完,直接拔通了江花的电话,简要地说明缘由。 江花接到高思的电话后,立即让他把电话递给保安,毫无意外的,这位保安被她一通好骂。 高思看到对方像孙子一样点头哈腰地应着,语气温柔如娘们,很快就将江花哄好了,内心相当无语,感情人家根本就不是愣头青,在为人处事上,有的是手段,只是不屑于对自己礼貌罢了。 想到这里,高思也没什么好语气了,对方打开门后,他“谢”字都懒得说上一个,直接迈步走了进去。 “一个小瘪三,也跟老子讲态度,我呸!”门卫看到高思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,直到消失在拐角处,才骂上一句。 本来,这么远的距离,高思是不应该听到的,但偏偏此时风儿悠闲,一阵晨风飘过,将这句话一字不漏地送到了高思的耳朵里。 “我靠,我就这么招人厌吗?”高思听到这话,自己也忍不住吐槽一句,可惜此时是逆风,门卫听不到。 按响江花家的门铃后,帮他开门的是位笑容亲切的老奶奶,自称王婆。在王婆的带领下,高思终于走进了高家豪宅,整个屋子的格局,显得恢宏大气,格调不凡。 “小高,你来了,叶律师不来么?”江花看到只有高思一人,忍不住问道。 “呵呵,这些调查取证工作,我来做就可以了,叶主任一般只负责激辩法庭。”高思说道。 “名头不大,架子到是挺大的!”江花不满地说道。 “额,叶主任虽然不是全国知名的大律师,但毕竟在这行从业二十多年了,还是东海省律协的副会长,法律技能在省里也是排得上号的,如果你不信任他,我们这场官司就更难打了。”高思说道。 江花深深地看了高思一眼,突然说道:“听说叶为民的人品不咋地。” 虽然高思也对叶为民不感冒,但出门在外,维护老板的形象,也是他的份内之事,于是,他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,这世上本就没有完美之人,江姐你对叶主任心有不满,不表明他就人品不行啊,你说是不?” “你也别跟我打马虎眼,我找人查过他,而且,昨天你们在中院的开庭,我也听说了。”江花直接说道。 “这……”高思不知如何作答。以高家的背景和财力,想在海城市查一个人的底细,绝对是没什么挑战的,他也就懒得再作无味的争辩了。 江花看到高思不说话,沉默了一会儿,话锋一转,道:“其实,我昨天还愿意继续和叶为民签二审代理合同,是因为你!” 高思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老草吃嫩牛?豪门里的女人都这么饥渴吗?老公前脚刚死,她后脚就开始物色床伴了? “咯咯,看你紧张的,把姐姐我当什么人了?实话告诉你吧,我女儿都和你差不多大了!”江花笑道。 “真的么?看江姐你这么年轻漂亮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也是小三上位呢,哈哈!”高思本就是容易放开之人,见江花说得坦荡,他的玩笑也失了顾忌。 谁知,听到这话,江花脸色微变,随即微微一叹道:“严格说来,我确实算小三上位,不过呀,我们那会儿,不叫小三,叫小妾!” 高思听了,索性禁口,丫的,说得多,错得多。 “小姐你说笑了,老爷虽然早有婚约,但并未成亲,你又哪里算是小妾呢。”一直静立在一侧的王婆听了,忍不住说道。 “唉,时间是把杀人不见血的刀,不知不觉,老高已经走了一年多了,他走了多久,这官司就打了多久,有时想想,这样不断折磨,又图的个什么。”江花幽幽叹道。 “小姐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,若是小泽被判给那个狐狸精,不光违背了老爷的生前遗志,这好不容易积累的高家家产,还不得让她败个精光,就算是为了高家,你也不能气馁啊!”王婆劝道。 “不说这个了,咱们聊聊案子吧。小高,随便坐啊,在这里,不用太客气,我们都不是很拘礼的人。”江花说道。 “好的。”高思坐下后,开始就案情的相关细节,进行针对性地问话,必要时,还用笔做好访谈记录。好记忆不如烂笔头,他这么做,一来是好向叶为民有所交待,二来,也是方便在记录的过程中,促进思考,梳理案情。 这一聊,就是一个小时,高思本来还有更多想要确证的事情,看到江花情绪不佳,便提议道: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有格调的房子,能四处参观一下么?” “可以啊,王婆,带小高四处看看,对了,小叶子可能还没起床,你们上四楼时,脚步放轻点。”江花叮嘱道。 “小叶子?”高思问道。 “小叶子是小姐的亲生女儿,比你略小一点。”王婆笑着说道。 “原来网络上大名鼎鼎的新锐画家也回来了啊,若有机会,真想见识一下,哈哈。”高思查阅案卷时,才知道那个在一双美腿上作画的少女高叶,居然是江花的亲生女儿。 当初,赵轻儿还未倒向高富帅时,他们还讨论过高叶,能在一双纤纤美腿上,将各种动物画得栩栩如生,还能随着身体的走动,赋腿上的画作以生机和神韵,如同画龙点睛一般,这样的慧质兰心,确实令人佩服。 “我这女儿,调皮得很,成天琢磨些稀奇古怪的画法,也只有你们年轻人好这一口,王婆,去叫小叶子起床,她和小泽的关系向来亲密,让她也和高思聊聊!”江花听了,直接吩咐道。 想到网上一直盛传高叶是位女神级的天才少女,而大家却是只闻其画,不见其人,今天终于有幸一睹真容,以高思的沉稳心性,也生出一丝期待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