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撕毁的睡裙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二十四章 撕毁的睡裙

“谢谢江姐。”高思听了,十分正常地转过身来,笑着说道。 “你还是叫我江姨吧,呵呵,我女儿都和你差不多大,我也不想扮嫩了。”江花笑着说完,看到一向对五彩莲子羹非常上心的乖女儿,依旧是默默地坐在电脑前,十分诧异,唤道:“小叶子,喝莲子羹了。” 叶子的脸慢慢转过来,脸上满是泪水,小嘴也瘪着,十分委屈的样子。 “你怎么了?”看到女儿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当妈的心里一疼,连忙关心地问道。 “刚才看了一个很感人的动画,所以她就哭了。”高思插嘴代答道。 江花瞪了高思一眼,继续问道:“告诉妈妈,到底怎么啦?” 高叶听到母亲关心的话语,再也控制不住满心地委屈,“哇”地一声,大哭起来,一边哭,一边抽咽着说道:“高思他……他欺负我!” 江花听了,脸色一变,莫非自己看走眼了,她一眼瞥见叶子被撕开的睡裙,终于相信了女儿的话,厉声说道:“高思,你好大的胆子!” “这……江姐……阿姨,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能听我解释一下么?”高思急忙说道。 “好,你说,我听着!”江花脸若寒冰,将宝贝女儿搂进怀里,轻拍着小叶子的后背,安慰着她。 被江花冰冷的目光盯着,高思整理了一下思绪,却不知道如何说起,嘴张了几次,终究开不了口。 “怎么?不知道怎么说,那我替你说,你肯定是看我女儿单纯漂亮,想对她用强,却不知道她自幼习武,看上去弱不禁风,却是难以制服,所以,你一定还未得惩吧!”江花说道。女儿哭声虽大,语中并无悲痛之色,故而她才能和高思交谈,否则早让人将他拖出去剁了喂狗。 “江姨英明,其实我真的没将她怎么样的。”高思听了,长吁一口气。虽然他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不是强.奸未遂,但若摊上一个猥亵罪,即使以嫌疑犯来立案调查,他的律师证估计也是要泡汤了。再者,试图侵犯当事人的女儿,以后还有谁敢请他这样的色狼律师? “那这是什么?”江花指着女儿被撕坏的睡裙,冷声质问道。 “这……这是意外!”高思一脸尴尬地说道。 叶子趴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,听着她质问高思,心里乐开了花,“让你欺负我,居然和女孩子动手!” 她却忘了自己的一拳一脚,都具有相当的杀伤力,如果是一般女孩的花拳秀腿,高思才懒得反击呢,有句话不是说,“打是亲,骂是爱,不打不踹没人爱。” “这次是意外,下次是不是会有更大的意外?”江花问道。 “不会,保证不会,以后我若需要和高小姐交谈,一定在公众场合!”高思正色道。今天真是倒霉,他本以为是个单纯可爱的小妞,谁知道,这丫头在人前人后完全是两副面孔,如果她足够单纯善良,绝对会帮自己圆谎,而不是现在这样。 “小叶子,你老实说,高思有没人欺负你?”江花问完高思,才问起自己的女儿来。 叶子沉默了一会儿,没有说话。知女莫若母,单凭女儿趴在她怀里的细小举动,她就能猜出女儿心中的小算计。 于是,江花脸色稍缓,说道:“我不管你们怎么闹腾,但别太败家了,回头自己收拾打碎的古董吧!”说完,她搁下莲子羹,走下楼去。 “这就完了?”高思本以为后面还有更多的审问,搞不好还要屈打成招,突然发现结束了,顿时有些不解。 “得了便宜还卖乖!”叶子鄙视道。 “喂,你刚才差点害死我,知不知道?亏我还那么欣赏你!”高思不满地说道。 “我先喝莲子羹。”叶子说完,直接拿过一碗,先伸出丁香小舌在勺子上舔了一下,发现温度合适,马上大口大口喝起来。 高思看她喝得津津有味,心道:“连高家大小姐都如此痴迷,看来味道应该相当不错,我也尝一下吧。”于是,他伸出手,打算去取一碗过来,结果,被叶子挡住了。 “这是我的,都是我的!”叶子手里拿着一碗,身后还护着一碗。 “这就是你高家的待客之道?”高思鄙视道。 “不是,这是我自己的待客之道,谁叫你动手打我的!”高叶毫不客气地回敬道。 “你先出手的。” “但就算是我先出手,你也不应该还手啊,一点风度都没有!” “你下手那么狠,我不还手怕自己瞬间就残废了!”高思争辩道。 “你居然和女孩子吵架?真不知道你爹妈怎么教的,这么没教养!”叶子语调高了几分。 “是,我没教养,因为我他妈从出生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,姓什名谁!”高思怒吼道。父母的事情,几乎成了他心中一根刺,一碰就疼。 “啊?你骂脏话……”叶子说完,细品了一下,似乎他没有父母? “懒得跟你吵,我还是下去吧,省得再被人诬陷一个强奸罪!”高思说道。 “唉呀,你别走啊,我又没赶你走,刚才是我妈说的,我又没说什么呀,你要不要看我的画,都是珍藏品,除了你,没有人看过呢。”叶子说完,又有些心疼地说道:“不就一碗莲子羹么,给你好了,小气鬼。” 高思没有推辞,接过后,直接喝了一大口,沉默,一直沉默,三秒之后,他一口喷到旁边的垃圾桶里,惊呼道:“这是什么鬼味道?” “啊?我心爱的莲子羹,我杀了你!”叶子惊叫道。 随后,屋子里传来打斗声。 另一边,王婆和江花正在三楼的过道里,一起偷听着二人的谈话。 “怎么又吵起来了?”王婆皱眉道。 “吵吵也好,争吵是激烈的交流,难得有个打得过她的,到是可以磨练下她的性子!”江花笑道。 “也对啊,平日里,都是她欺负别人,现在打不过,到是学会讲起道理来了。”王婆也笑了,“不过,我还是有点担心……” “担心什么?”江花问。 “万一他们……”王婆有点说不出口。 “放心,真要敢把我女儿吃了,我就让他负责一辈子,连小泽也可以让那个野女人带走!”江花说道。 “小姐,你这么看好他?”王婆惊讶地问道,要知道,小姐一向眼高于顶,自打老爷过世后,想当高家乘龙快婿的人,如同过江之鲤,都被她以女儿还小为由,给挡回去了。 “我查过他,还行。”江花简单说道,正打算再说点什么,突然听到屋里传来激烈的打斗声,顿时一阵头大,丢下一句“真是冤家!”,又匆匆地赶上楼去…… (第一次上首页,无限想起来就一把眼泪啊,赶紧更新一章,守住菊花!喜欢的请收藏,不喜欢的请留意鄙视。--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