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敲诈绑匪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二十七章 敲诈绑匪

高思背后没有长眼睛,看不到即将发生的危险,但却隐隐感知到身后传来的危机,他当即立断,双手用力一推,将叶子和小泽推向路边,而自己则借着这股反弹之力,就地侧身躺倒。 “儿子,闪开……快闪开!”车上的李萍,看到车要撞向自己的亲生儿子,连声尖叫,同时,她迅速起身,不顾危险,在运动的汽车上伸出双手,从后座位用力拉动前座边上的手闸…… 叶子不亏是练武的,反应本就不慢,察觉到危险后,在高思用掌推她的同时,也顺势抓住了小泽,让他没有摔结实,而是跌在了自己身上。待到她爬起来时,才发现自己摔得身子骨像散架似的,刚才高思那一下,力道可真不小。她拍掉小泽身上的灰尘时,才发现高思不见了。 下一刻,她心里一沉,大脑一片空白,因为,她看到静止的商务车下面,流出一滩殷红的血来。 “高思……高思!”叶子立即抛开小泽,冲向车下,而车上的李萍,也一脸慌张地冲下来,不过,她冲向的人,是小泽。 “别喊了,没死,妈的,这车底杠真底!”高思卧倒的时候,头没来得及贴紧地面,直接被那底杠碰了一下,当场就见红了。 “严重不?”叶子看到高思一手捂着额头,慢慢地从车下退出来,一脸关切地问道。 “不知道,得赶紧去医院拍个片子。”高思说道。有时人受到伤害,当时神经麻痹了,自以为没问题,但拖下去往往会出人命,特别是一些车祸中,高思学习案例时,也碰到过这样的纠纷,他不敢大意。 “行,我这就陪你去医院!”叶子说道。说完,看到李萍正在帮高泽收拾衣服,一副疼爱有嘉的模样,顿时有些厌恶。 高思也看到了,他看得出来,李萍对小泽的关心和疼爱,是发自内心的,似乎想要弥补些什么。于是,他说道:“要不,让她代为照顾一下小泽?” “她?这不是肉包子打狗么?不行!”叶子听了,直接否决。 “如果不是她担心自己的孩子,我恐怕就不是挂彩这么简单了,很可能直接挂掉了!”高思从车下爬出来后,听到司机庆幸李萍手闸拉得及时,结合当时她的叫喊,故而做出这样的推论。 叶子看了李萍一眼,没有吭声。高思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了,于是,他捂着头走过去,真诚地说道:“阿姨,我理解你的心情,也能感受到你对小泽的疼爱,不过,你这种处事方式,是不是有点欠妥当呢?” “我……可若不是这样,我根本不可能见到小泽,我也是无奈之举!”李萍不是瞎子,之前高思为了救他们姐弟,差点把自己的小命搭上,这份恩情,她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 “也许,你是想弥补对孩子的愧疚,可是,你想过没有,小泽需要什么?你能给他什么?”高思说道。 “我也许给不了他现在拥有的,但是,我能给他一个母亲所能给予的一切!”李萍正sè道。 高思看着李萍,看着她真诚坦荡的眼神,长叹一声,小泽是不幸的,小小年纪,父亲就过世了,但他也是幸福的,特殊的际遇,让他有幸享受到两份全然不同的母爱。于是,他说道:“爱可以是自私的,但也可以是伟大的,我不同意你独占小泽,我也不希望江姨独占小泽,这样吧,我将尽我所能,在你们之间沟通一下,若能答成和解,也算一件美事。” “这样,那谢谢了,我也没想过要破坏小泽现在的生活,我只是……只是没法控制自己……我难受……”李萍一边说,一边哭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 “我尽力吧,小泽就先拜托你了,不过,若是晚些时候,我们去接他,也希望你能行个方便,不要再生事端!”高思说道。 “好的……好的!”李萍抱住好不容易抢回来的孩子,喜极而泣。而小泽看着哭成泪人一般的亲生母亲,脸上的神情也有几分忧伤,似乎能感同身受。 高思和李萍谈妥后,看了一眼那两位保镖,发现两人即没有靠近,也没有离开,顿时觉得有些诧异,按理说,这种时候,他们应该守在顾主身边才对啊。 “李阿姨,这两位是你的保镖么?”高思临走前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 听高思提到保镖,李萍下意识地看了二人一眼,突然脸sè一变,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连忙大叫道:“我不要小泽了,你们把小泽带走!” 听到这话,不待高思做出反应,二人立即冲向小泽,李萍见状,一把将小泽护在身后,哭喊着叫道:“不绑了,不绑了,我放弃!” “臭娘们,拿我们开涮是不是?”两人顿时面露凶相,想要拽走小泽。 “真是事儿多!”听话听音,高思略一琢磨,就明白这两人的意图,估计是看小泽是只肥羊,刚好李萍又求到他们这里,这才说服李萍,打算借机干上一票,却没想到李萍母xìng发作,临时改变主意了。 想到这里,高思也是一身冷汗,要是真将小泽交给他们,估计自己好心办坏事,反而害了小泽。 “滚开!”李萍看到护不住小泽,扬起手就是一爪,当场就把一位哥们的脸挠出三道血痕。 “死女人!”李萍很快就被对方一巴掌扇倒。 “不要打我妈妈!”小泽突然叫道,用力踢向一名男子。 而高思和叶子,也借着几人挣扎的瞬间,迅速靠近,很快就和两人打了起来。 之前,高思以为对方是李萍的保镖,所以下起手来,非常温柔,这次,他可就马力全开了,拳拳到肉,脚脚到身,没多久,就将两个武力值并不高的潜在绑匪,给揍得失去了战斗力。 直到此时,叶子才真正意识到,高思身手不凡,一股仰慕之情,油然而生。 “别在这傻站着,赶紧打电话。”高思吩咐道。 “打谁的?”叶子有点犯花痴。 “110!这两个肯定有案底,就算绑架不成,也绝对能让他们老实一阵子!”高思说道。 两人一听,脸sè也变了,连忙跪地求饶,既然打不过,又逃不了,就只能装孙子了。 “起来吧,我这医药费算谁的?”高思捂着头说道。 “我的……我的!”两人连忙点头应道。 “jīng神损失费呢?”高思又问。 “我的……我的!”两人又一起答道。 “那……这辆车的修理费呢?”高思又指着停在路边的那辆损毁严重的跑车问道。 “这……”两人的脸垮了下来,这种豪车,修一下就是大几十万,他们除非干一票大的,前提是不能再碰到高思这样的硬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