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我喜欢吃素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二十九章 我喜欢吃素

高思没能忍住冲动,他直接将那棵人参,从小花盆里拔了出来,正准备塞进嘴里,叶子又回来了。 叶子看到高思手里拿着那棵娇嫩的人参,怔了一下,随即不解地问道:“你在干嘛?” “我……我脑子一定是被撞坏了!”高思说完,打算将人参又栽回花盆里,他可不想自己的异样,被人发现。 “啊?你……你不会是想吃它吧?”叶子看到他将人参从嘴边放回去,惊呼道。 “不要叫了,再叫我就真的把它吃掉!”高思说道。 叶子听了,相当无语,这是什么逻辑啊,她看到高思很随便地将人参栽回花盆,连忙走过去说道:“不能这样,这样它会死的,根系不能揉成一团。”说完,她伸出手,打算将人参抽过来,帮高思栽好,抽了一下,抽不动。 “松手啊,我帮你!”叶子说道。 “不!”高思将人参捏得紧紧的。 “你还想吃?你不会真的脑子被撞坏了吧?”叶子说完,伸出小手,摸摸他的额头。 “最近荤菜吃多了,突然很想吃素!”说完,高思以闪电般的速度,将人参直接塞到嘴里,“咔咔”两下,就将其咬成了三截,随后在叶子呆滞的神情中,将人参嚼烂,并一口咽下! “啊,你赔我的人参!”叶子尖叫一声,扑向高思。这棵小人参,虽然年份有限,但为了照料它,她也费了不少心思,现在眼睁睁看到它被这个怪物直接吃掉,她终于爆发了。 “好,我赔你!”说完,高思将还未在手中捂热的一万块钱,“啪”一声,拍到桌上。吃完人参后,他心中那种饥渴感,瞬间得到缓解,思维也变得正常起来。 “我不缺钱,我要我的人参!”叶子说完,手上的拳头,毫不客气地招呼上来。 高思没有反抗,如果挨打能发泄对方愤怒的情绪,还能省掉一万块钱,这买卖还算值得。 人在施虐的时候,总喜欢得到些回应,虐猫的,喜欢听到猫的惨叫,虐狗的,喜欢听到狗的狂吠,虐人的,自然是想听到人的求饶。叶子将高思一通暴打,却听不到一丁点的响声,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,这让她自己也有些无趣了,就像在打一个没有灵魂的沙包。 “怎么不打了?”高思抬起头,十分平静地看着叶子。 “为什么要吃我的人参?”叶子质问道。 “我喜欢吃素!”高思说道。 “你不是喜欢吃素吗?二楼过道里种了一棵铁树,你要是能把它吃了,这事就算了!”叶子叼难道。 “我很挑食的,不是所有的素食,都爱吃!”高思没脸没皮地说道。 “去死!”叶子一把抓过桌上那个栽人参的花盆,一下砸向他的脑袋。 时间一下静止了,叶子的纤纤玉手,被高思温暖的大手抓住了。四目相对,一个水波不兴,一个怒火熊熊。 “好吧,我会想办法赔你一棵活的人参!”高思说完,用另一只手将她手上抓着的小花盆取下来,重新摆回到桌子上。 “怪人!生吃人参的怪人!”叶子不再挣扎,连声说道。 “呵呵,我本来就是怪人。”高思淡然一笑,抛开叶子,一个人对着镜子,用急求箱处理额头的伤口,说是处理伤口,其实也没什么伤口,只是用棉签沾上酒精,清洗着那些变干变硬的血迹罢了。 “疼不疼?”叶子看到他慢吞吞地清理血迹,想到先前正是他救了自己和弟弟,心中原本淤积的怒火,缓缓消解。 “有点疼,不是很疼,你先下去吃饭吧,我随后就下来!”高思说完,对着镜子,调整一下清洗角度。 “我来帮你吧,不过是一棵人参,吃了就吃了,下次我帮你多种几棵,让你一次吃个够!”叶子说完,取出一根棉签,开始帮他清洗。作为网络时代的人,什么样的奇葩没有听说过?吃玻璃的,吃刀片的,吃大便的,他吃的好歹是绿色植物,算是比较正常的了。叶子一边帮他洗伤口,一边暗自安慰自己。 有人代劳,高思当然懒得动手,毕竟,他身体里的血也不是白开水,之前流了那么多,虽然补了一棵人参,仍觉得有点体虚。 于是,一男一女,就这么在卧室里墨迹着,全然忘了,外面还有人在等着他们吃饭。 “小叶子,还没弄完吗?饭菜都凉了!”江花在楼下的喊声,提醒了二人。 “有人照顾的感觉真好。”高思心里暗想道,以前和赵轻儿在一起,都是他照顾别人,难得碰到一个小丫头体贴周到,他都有些心动了。 “还是这样看着帅,呵呵。”叶子审视着高思干净的脸,点了点头。 “一直很帅啊,一种是血性的帅,一种是温和的帅,两种风情,哈哈,下去吃饭吧!”高思说完,笑着揉了一下叶子柔顺的头发,快步跑向楼下,叶子则追打起来。 下到二楼,两人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打闹,整了整衣装,这才缓缓下楼。 “姐姐,我饿了,没有等你哦!”小泽看到二人下来,说道。 “没事,只要没吃光就行,你个小馋猫。”叶子打趣道。 随后,几个人边吃边聊,饭后,叶子带着小泽到楼上看动画片去了,江花、李萍、高思三人则坐在大厅里,开始谈起正事来。 “江姨,李姨,为了小泽的健康成长,你们愿意各退一步,达成调解,共同享有小泽的监护权和探视权吗?”高思正色问道。 “我愿意!”李萍看了江花一眼,说道。 “我不愿意,我不觉得小泽的健康成长,一定需要她的介入。”江花淡淡地说道。 听到这话,李萍脸色一白,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高思。 “江姨,扪心自问,在你心中,小泽的地位,和你亲生女儿小叶子的地位,是一样的吗?我从小没享受过母爱,但我也知道,母爱是无私的,也是自私的,它的无私,是有限度的,有针对性的,所以,不管你承不承认,有了李阿姨的介入,小泽的心灵,会更加积极阳光。”高思真诚地说道。 江花听了,没有说话,沉默了约摸三分钟的样子,才叹道:“我承认,我依然不能真正地接受小泽的存在,因为,他是老高从外面带回来的,这是我心中的一根刺,不过,作为高家的人,我也并未将这种情绪,带到与小泽的生活中,所以,我是问心无愧的,你说的也是实情,小泽的亲母,也许确实会比我照顾得更体贴细致,但小泽现在的身份,代表的是高家,不是一个简单孩子的归属问题。” “江姐,你放心,我只是单纯地想照顾小泽,起起落落这么些年,虽然我对钱依然充满需求,但也不似年轻时那么势利了,只要你同意我们共同享有小泽的监护权和探视权,我可以找公证人,主动放弃小泽带来的遗产分配。”李萍说道。 “你真的肯这么做吗?你要知道,一旦同意,我是会找公证人来公证的,当年,老高说和你达成过协议,小泽接回高家抚养,你与小泽再无瓜葛,可是,现在你却失言了。”江花说道。 “我可以接受公证!”李萍听出江花语气有松动,立即说道。 “行,就这么办吧,高思,我累了,你去帮我安排!”江花说完,起身离开大厅,走向二楼自己的卧室。接受这个约定,并不表明她会接受李萍,如果可以,她宁愿永远不要见到这个女人。 高思听了,立即点头应下,既然双方已经达成共识,那这个案子余下的操作,就变得简单多了,先让江花提出上诉,然后以双方达成庭外和解为由,撤回上诉,这样,初审判决就失去法律效力了,双方也可以根据和解协议上规定的内容,来具体约定与小泽在一起的时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