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被凌辱的少女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三十二章 被凌辱的少女

“你儿子在哪里强奸的那个姑娘?”叶为民开门见山地问道。 张大山瞪了他一眼,恼道:“小寒只是涉嫌强奸被警察带走了。” “张先生,你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,若是不能充分了解情况,我们律师的辩护,也无从下手!”叶为民就这性格,一旦谈起公事,基本就是不通人情世故,问什么,就要求对方答什么。 他这种行事风格,反而让张大山高看了几分,他要的,本就是能干事的人,于是,他也放下架子,老实说道:“昨天上午,我接到罗富区山塘派出所打来的电话,才知道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,和他那一帮混帐朋友,把一个高中生给糟蹋了,具体情况,他们当时也没多说,后来我托人了解到,前天晚上十一点多,他们在钱柜k完歌后,飙车路过仙湖公园时,看到一个身穿超短裙的漂亮女生,于是就邀请对方一起玩,后来大概是酒喝多了,就胡来了!” “几个人?”叶为民问。 “警察说是六个。”张大山答。 “都和女方发生了性关系吗?”叶为民问。 “应该是的!”张大山答。 “女方是在什么情况下报的案?”叶为民问。 “据警方所说,那个女孩被他们弄得大出血,送去医院抢救时被医生报的案。”张大山说道。 “畜生!”高思记到这里,忍不住骂道。 “我儿子确实混帐,不过,事情已经发生了,小寒还年轻,只能想办法去补救了。”张大山说道。 “这个案子,有点难办,几个人一起犯案,互成佐证,要脱罪比较难,只能设法取得受害人的谅解,争取轻判。”听了张大山介绍的基本情况,叶为民开口说道。 “能不能作无罪辩护?”张大山一脸期待地问道。 “不能!”叶为民斩钉截铁地回答。 “老实说,在你之前,我还见过七位东海知名的律师,和你是一样的答复。”张大山苦笑。 叶为民听了,犹豫了一下,说:“这个案子,也不是没有机会,不过,操作起来,比较困难,胜算不大。” “哦?能否说来听听?”张大山精神一振。 “这个,我一般是接受了代理,才可以说的,这是我的原则,抱歉。”叶为民说道。 “十万,买你的想法,若说得合意,我今天就和你签代理合同。”张大山郑重地说道。 “法官也是人,这个案子,悬念在审判之外。”叶为民说到这里,直接打住。 “你能疏通这方面的关系?”张大山问道。 叶为民脸色一僵,道:“你这是对我的侮辱,我们办案,是靠法律技能和诉讼水平,而不是像一般的水货律师那样,靠跑关系来办案。” “对不起,叶律师,是我口不择言,你若真有办法,我今天就和你签这个授权委托合同,由你全权负责小寒的诉讼维权,但我希望你能达成我的要求,至于钱,那不是问题!”张大山说道。 “不相信我?”叶为民鄙视道。 “不是不是,那你开个价吧!”张大山急切地解释道。 “一千万!”叶为民说道。 张大山一口浓茶喷了一地,道:“叶律师,你真当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?所有律师的报价中,你这个是最离谱的!” “那你为什么不找他们?”叶为民流露出一种天然的傲气。 “这个,是不是有点不合行规?一百万如何?”张大山正色说道。 “规矩是人定的,有多大的能力,吃多大的饭碗,在诉讼这一块,我自认第三,没人敢认第二。”叶为民傲然说道。 “第一是谁?”张大山忙问。 “我的老师!”叶为民答。 “他在哪?”张大山惊喜地问道。 “死了,死十多年了!”叶为民一句话就砸碎了张大山刚刚生出的幻想。 “好吧,小寒的未来,就拜托你了,钱方面,先预付三分之一,事情办妥后,再付尾款,如何?”张大山说道。 “三分之二,信就用我,不信,我就走,不过,这件事情,越早出手越好!”叶为民说道。 “行,依你,三分之二,我们先签合同,合同签好,就转款。”张大山也豁出去了,不就几百万吗,只要你能把儿子洗白捞出来,也值了! “高思,把合同给张先生看看。”叶为民吩咐道。 高思还是第一次见叶为民谈这样的大案子,到了此刻,连他也有些佩服,真是霸气外漏、底气十足,完全掌控全场啊,和他平时在法**雄辩滔滔时,有异曲同工之妙,于是,他迅速从手提包里取出随身携带的合同书,递给张大山。 张大山也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江湖了,一生不知签过多少影视协议,他重点审查了一下合同的履责条款和违约生效条件等,就掏出一支金笔,在上面刷刷签下了自己的大名。 叶为民看到张大山霸气十足的三个大字,用更为龙飞凤舞的手法,毫不示弱地在委托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并让高思盖上了为民所的公章。 “看来叶大律师是有备而来啊,连公章都随身携带,现在,可以和我说说你接下来的操作手法吧?”张大山问道。 “我这也是特事特办。”叶为民说完,取出钱包里的金卡,递给张大山。 张大山人老成精,马上明白对方的意思,立即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,将卡号发了过去,很快,叶为民的手机上就多出一条到账提示信息。 看到这条信息,叶为民这才满意地说道:“法官也是人,既然是人,就会受到外界的影响,我们要设法制造舆论压力,混淆视听,这样,作为一名小女生,受害者肯定承认不住舆论压力,会直接退缩,要么撤案,要么自杀,那么,此案就不攻自破了。” 张大山听了,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这么做,是不是太残忍了?” “如果想救你儿子,这是唯一也是最好的办法。”叶为民说道。 “好,你看着办吧,若是钱不够,可以和我商量。”张大山整个身子瘫软在沙发上,显然,他的良心也在承受着煎熬。 高思没有说话,有那么一刻,他感觉自己虽然和叶为民相处近一年了,但似乎从未真正了解过他,这么恶毒冷血的计策,为什么从他的口中说出,会显得如此平静且理所当然,他真的只是为了赚这一千万吗? 二人出门时,张大山没有起身相送,似乎是在刻意回避什么,叶为民也不在意,哼着老调儿,不紧不慢地走向他的大众车。 “在想什么?”叶为民看高思不说话,问道。 “恭喜你!”高思冷声说道。 “是不是觉得我冷血?”叶为民问。 高思没有回答,看了一眼远方的天空,暮色深沉,残月当空,天已黑,华灯闪烁。 “哈哈,没想到你小子也不了解我啊。”叶为民得意地笑道。 “难道刚才所说,不是你接下来将要施展的手段?”高思反问道。 “明天一起去见见张寒吧,听听他怎么说。”叶为民不想过多解释,似乎心里另有打算。 高思琢磨不透,也懒得琢磨了,一个人专注地开车,将叶为民送回为民所后,这才匆忙地去挤回家的公交车。 虽然下班了,一天的事情告一段落,但高思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,他很想去见一下那位受害者,一位花季少女,被六头禽兽肆意凌辱,这样的灾难,她真的抗得住吗?何况,后面还会有叶为民更为残酷的打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