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案件里的猛料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四十章 案件里的猛料

高思住院的病房是韩若熙亲自安排的,非常安静,这一觉,他睡得很香,唯一郁闷的是,早上九点,叶为民给他打了个电话。 “你小子死哪去了?都几点了,还不来上班?”叶为民一开口,就骂上了。 高思这才想起,自己昨天半夜受的伤,当时觉得太晚,不好意思打扰叶为民,也就没有在电话里请病假,而今天,是他陪叶为民去派出所会见当事人张寒的日子。 想到张寒,他就没来由地想到那个被他们祸害的少女唐落,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,于是决定陪叶为民去见见张寒。 电话里,待到叶为民骂完、骂爽后,高思才淡淡地说道:“对不起,手机没电,自动关机了,闹钟没响,刚刚开机,我现在就去。” 说完,他立即穿衣,伸展了一下四肢,发现后背虽然隐隐作痛,但还能忍受,于是不再犹豫,匆匆忙忙地和医院打了个招呼,就出去上班了。 另一边,韩若熙得知高思又去上班了,又是好气又是心疼,最后,这一切的情绪,都化作她研究人体的动力,发泄到一个个待医治的病人身上。 高思来到为民律师所楼下时,叶为民已经阴着脸等在楼下了,不待他解释,就将手中重重的公文包丢给他,道:“不用废话了,赶紧跟我走!” 说完,叶为民迈开大八字步,背上手,像只横行的螃蟹一样,走向他的大众车。 高思亦步亦趋地跟着,有些人,生气了,只要让他享受到三六九等的优越感,他很快就会将那些不快忘掉,叶为民也是一样。 没多久,叶为民就抛开了先前的不快,和高思在车里胡吹猛侃,一会儿是他最近办理的经典案例,一会儿是他最近哪次开会提出的天才论点,一会儿又是哪个女当事人愿意以身相许,而他则坐怀不乱,一笑而过…… 在会见室里,高思终于见到了这位坑爹货——张寒,他染着一头暗棕色头发,脸嫩得像初生的婴儿一般,五官清秀,双眸纯净透明,如果不是知道这货的劣迹,他都要怀疑张寒是被人诬陷了。 “我是你的代理律师,叶为民,你可以叫我叶叔叔。”叶为民尽量表现得亲切。 “我没有见人就叫叔叔的习惯,我还是称你叶律师吧。”张寒一出口,就直接摧毁了他外貌带来的良好的第一印象。 “行,那咱们公事公办,你是在哪强奸的那个女孩?”叶为民碰了个钉子,也懒得套近乎了。 “我没有强奸她,是她自己主动勾引我的。”张寒不满地反驳道,这人怎么比警察还喜欢下套子。 “那你讲一下事情的经过吧!”叶为民说道,高思开始作笔录。 一听说要讲经过,张寒的眼睛开始放光,道:“那小妞真是正点啊,还是个处,当时我开着车从她身边经过,一眼就看中了,小小年纪,发育得真是好啊,胸也大、小屁股翘翘的……” “张公子,你可以说点与案件相关的细节吗?等你出去了,你想怎么意淫都没问题,但这里是派出所,有监控的。”叶为民提醒道。 “我知道,不然我就直接告诉你实情了,嘿嘿。”张寒瞅了一眼屋顶右侧的摄像头,压低声音冲叶为民说道。 “看来这小子,也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不堪。”高思暗想。 他有些无奈,其实严格说来,律师在刑事案件中,所能起的作用,相当有限,比如,会见当事人时,是没有绝对的私密空间的,这就直接导致很多当事人,即使想要告知案件细节和真相,让律师更好地为之辩护,也很难保证在说出真相时,不被警方提前获知,从而让他们处于更为不利的局面。 由于张寒真真假假、假假真真、插科打诨,思维十分跳跃,因此高思记得很凌乱,记到最后,听到他还在不停地吹嘘唐落如何风骚、如何讨好他,如何向他求欢,终于听不下去了,他利用高大的身体,挡住摄像监控,狠狠地给了张寒的腹部一拳,道:“不想把牢底坐穿,就他妈给我老实点!” 张寒正在回味当时的妙处,冷不丁挨了一记重拳,瞬间清醒,看着高思,一脸不解地向叶为民问道:“他是警察吗?” “不是。”叶为民答,老实说,听对方扯了这么久,他也觉得这小王八蛋很欠揍。 “那他是?”张寒又问道。 “也是律师,后台很硬,突然对这个案子感兴趣,来听一下,长长见识。”叶为民忽悠道,若是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律师助理敢打他,后面的事情,将更难办。 张寒并不好忽悠,他审视了一下高思,又看了看叶为民,发现两人脸上的神情十分平静,终于有几分信了,于是说道:“好吧,我现在就说一些我认为能说的。” 张寒也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泪,被高思揍了一拳后,接下来的交流,十分顺利,除了没有亲口承认强奸唐落,其它的基本忠于案件事实。 出来后,叶为民看了一眼高思,道:“给海城记者刘刚打个电话,说我要报个猛料!” 高思听了,不解地问道:“这样的话,张寒不是彻底完了?” “这不正是你希望看到的吗?”叶为民意味深长地说道。 “我只是觉得,既然我们收了张大山的钱,总得帮他办事吧,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是我们的原则。”高思没有顺着叶为民的话接下去,而是提起律师的操守。 “哈哈,小子,跟我玩虚的?我告诉你,我从进入律师这一行,就天天麻烦打交道,岂会看不出你的心思,老实说,你想不想玩一票大的?”叶为民问道。 “我不明白。”高思说。 “张大山是不是名人?”叶为民问道。 “当然。” “如果当人们知道我是这个案子的辩护律师,我会不会在一夜之间,火遍全国?”叶为民又问。 “很有可能!”高思点点头。 “律师想赚钱,最缺的是什么?”叶为民问。 “案源!”高思答。 “错!大错特错特大错!是名气,别人都没听说过你,怎么会找你打官司,如果你出名了,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!”叶为民得意地笑道。 “若是这样做,以后还有人敢请你当代理人吗?”高思反问。 “哈哈,我从来都不缺名,我只是想找个机会,让自己火一把,过把瘾也行啊,天一案里的兰合律师,李庄案里的陈又喜律师,哪个不是如此?再者,张寒这样的花花公子,毁了也好,省得祸害社会,我如此为民除害,民众只会更加爱戴我!”叶为民目光炯炯地说道。 “名僵利锁,果然如此啊。”高思在心里暗叹道。 最终,在叶为民的催促下,高思拔打了刘刚的报料电话,并约好二人会面的时间和地点。 做完这一切后,高思将车开回为民律师所,而叶为民,则按照约定的时间和地点,去向海城都市报记者刘刚报猛料去了…… (今天会有第二更,比较晚,祝各位书友节日快乐,天天幸福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