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那些可怜的女人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四十一章 那些可怜的女人

想到叶为民要抛弃职业道德,彻底炒作自己,高思有些担忧,不管怎么说,他毕竟跟叶为民一年了,这人虽然嘴有些毒,但本性不算太坏,有一定的原则。 这次若是运作得好,叶为民自然是会满意而归,若是运作得不好,很可能,他就彻底臭了,连律师证也会被吊销。 整个下午,高思都在寻思对策,最好的情况,如何应对,最坏的结果,如何面对,他不知道叶为民会向记者报出多少案件相关细节,但是,可以肯定的是,会很刺激。 第二天,高思还没到律师所,就听到公交车上的讨论十分热烈,细心一听,大家谈论的正是张寒伦奸未成年少女案,这起案件,之所以反响如此热烈,原因很简单,天一案刚刚尘埃落定,又冒出星二代伦奸案来,简直是顶风作案,而且,天一案是五人,他们这次是六人,天一案的受害者,至少还是成年女子,有陪酒之嫌,而这个少女,则是未成年,还是个学生。 高思细心倾听着众人的反应,发现大家的矛头,有两个,一个是张寒,一个是张寒的代理律师叶为民,叶为民确实火了,不过,和张寒一样,成了拉仇恨的对象,被大家各种吐槽。 张大山得知这件事情后,非常愤怒,数次将电话打到为民律师所,但叶为民根本就不接电话,最后,他所有的怒火,都倾泄到高思这里。 高思第一次意识到,原来明星也是人,是人,就会有人的性格弱点,他理解张大山被人出卖后的愤怒,但却难以忍受这样一位形象正面的公众人物,在电话里污言秽语滔滔不绝,简直颠覆了他原来的美好形象,要知道,他可是看着这位影视明星的电视和电影长大的。 接下来事情的进展,如叶为民所料,张大山发表公开声明,重新聘请了代理律师,并且开始利用自己的社会地位和媒体渠道,引导公众舆论,肆意给受害人唐落泼脏水,说她是援交少女,本来就是个破鞋,谁都能穿上,云云。 面对这样的言论,叶为民整个人都兴奋起来,天天更新博客,借机抖出更多的内幕,他在利用媒体平台攻击张大山的同时,也在借机扭转他在公众眼中的形象,于是,叶为民这个名字,很快就像瘟疫一样,传遍了华厦,成了一位极具争议的律师,有人说他没有职业操守,私自散布不利于当事人的言论,有人则说他是一位有良知的律师,不忍同流合污,才站出来仗义执言,这样极具争议性的事情,也引发了更多的民众讨论…… 在民众们如同打了鸡血一般,纷纷发声发言时,只有高思知道,这一切,都是叶为民一手引导的,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,短短一个星期,他就成了百度搜索榜上的热门词汇,打上“律师”两字,叶为民的相关信息,立马跳了出来。 这一个星期,高思很忙,忙着应付各种各样的骚扰电话和威胁电话,有骂叶为民的,有挺叶为民的,上班时间一直响个不停,偏偏叶为民还反对他拔掉电话线,他要充分享受现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。 只是,忙碌之余,高思心里一直在隐隐担忧着唐落的现状,毕竟,网上的言论,天马行空,网络的暴力,也是有目共睹,唐落曾是援交少女的消息一出,她的个人信息,立即被人肉出来,公布到网上,成了大家谈论和宣泄的对象…… 周五下午,高思本打算忙完手头的工作后,就抽时间去看一下这个可怜的女孩,但是,没多久,一条张寒案的最新消息,发布在网络官方媒体平台上——唐落跳楼自杀了,从医院洗手间的小窗爬出跳下的。 看到这则消息,高思久久无语,太突然了,他毫无心理准备,最重要的是,他还未想出最合适的援助方式,这个少女,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大大出乎他的意料。 良久,他才走进叶为民的办公室,道:“叶主任,唐落死了!” “唐落是谁?”叶为民正在网上看别人对此案的热门讨论,不以为然地问道。 “张寒案中的受害少女,她死了。”高思解释道。 “死了就死了,死,对她也许是一种解脱。”叶为民淡淡地说道。 “是你害死了她!”高思怒道,他对叶为民冷漠的态度,十分不爽。 “手在她自己身上,脚也在她自己身上,她自己要寻死,谁能阻拦得了?别幼稚了,你现在情绪不对,今天你可以早点下班。”叶为民说道。 高思语塞,不知如何辩解,从法律上讲,一个人自杀,本身也属于过错方。 高思知道,以自己此时的心理状态,肯定是没法继续工作了,他草草收拾了一下东西,和主任打了个招呼,就匆匆下楼了。 到楼下时,他才想起自己的手机忘在公司了,于是,他又坐电梯返回了为民律师所。 “张老,你不用感谢我,是你戏演得好,配合得也很好,我们才能完美地引爆舆论,也只有这样,才能不断给受害人施压,果然,才一个星期,她就自我了结了,哈哈,记得把尾款打给我……”叶为民关着屋门,在里面得意地说道。 听到这个电话,高思如遭雷击,原来,他的目标,还是钱,他的最终目的,就是逼死唐落,只有唐落死了,张寒才有机会脱罪,只要死无对证,相信任何一位厉害的刑辩律师,都能帮张寒争取到轻判或无罪释放的机会。 “狗改不了吃屎,这话果然不假。”高思在心里暗骂道。他恨自己,恨自己没能及时识破叶为民的奸计,他更恨的是,他没能帮助唐落留住性命,让一位天真可爱的花季少女,选择以一种如此屈辱、如此极端的方式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 在这一刻,高思第一次意识到女性的脆弱,在这个充斥着阴谋和算计的男人世界里,单纯柔弱的女人,如何保护自己,又如何更好地维护自身的权益? 他想起了肖伊,为了让自己不被人伤害,她在公交车上抚摸自己,以寻得一位临时的强力护卫,他想起了江花,为了留下养子的抚养权和监护权,即便身为富婆,也要靠不断维权来寻求机会,却一再败诉,他也想起了这一年里,那些为了在离婚中少受丈夫伤害和欺负的柔弱女子…… 很多很多,女性们悲惨的命运,让高思艰于呼吸,对弱者天生的同情,让高思在这一刻,隐隐作出了一个决定,而正是这个决定,让高思成为后来华夏律师界最著名的传奇律师…… (今天的节操保住了,明天会继续努力码字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