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一个彪悍的女人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四十三章 一个彪悍的女人

“高思,你在哪?怎么不来上班?”叶为民打来电话。 “心情不爽,今天不想上班。”高思坦然相告。 叶为民怔了一下,恼道:“你小子最近是不是神经搭错了,说话怎么这么欠抽呢?” 高思没有吱声。 “律师证不想要了?”叶为民使出杀手锏。 高思依旧没有吭声。 “别装死,赶紧滚过来,有新案子了,强奸案!”叶为民说道。 高思“哦”了一声,算是回应,随即挂断了电话,之后,他去了一家黑网吧,将手机连接到电脑后,将那段录音拷了出来,丢进电脑里。 之后,他在网上注册了一个帐号,将这段录音,取了个比较能吸引眼球的名字,直接上传。他没有勇气独自去揭发张大山和叶为民的交易,也不想自己以后的生活,被这一个案子彻底缠住,所以,他决定直接共享到网上,结果会怎样,看天意吧。 高思知道,该视频网站上,网民每天共享的文件,成千上万,要在这么多文件里脱颖而出,一鸣惊人,本就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。许多人为求出名,从上裸到下,依旧默默无闻,如果这么小概率的事情真的发生了,那只说明一点,人在做,天在看,唐落这件事情,连老天也看不下去了。 做完这一切后,高思煎熬的灵魂,得到稍许缓解,想起叶为民在电话里催他上班,他内心里也没先头那么抵触了,调整了一下情绪,高思又高昂起头,去挤上班的公交车。 为民律师所的办公室里,叶为民与高思隔着桌子相对而坐。 “怎么到现在才来?”叶为民不满地说道。 “堵车了。”高思答。 “高思,你是个人才,但是,不要觉得自己是个人才,就可以无组织、无纪律,你要知道,每天都有无数法学专业毕业的学生,想当我的助理。”叶为民说道。 “我知道。咱们还是说正事吧,今天不想聊这个了。”高思说道。不知怎的,自打发现叶为民的本来面目后,高思心中对他的敬意荡然无存,很难在语气上再像以前那么谦恭了。 叶为民皱了一下眉头,忍了,他开口说道:“今天新接到一个案子,当事人在陪老公度蜜月过程中,在宾馆里被一位司机强奸了,本来,当事人打算忍气吞声,可是,后来却发现自己染上了性病,还把这病传给了老公,于是事情就这么暴露了,她老公得知后,非常愤怒,执意要离婚,当事人为了挽回老公,打算委托我们,起诉那个施暴者,证明她的清白。” “什么时候的事?有留下证据吗?”高思问道。 “三个月前的事,在诉讼时效内,不过,证据很少,你也知道,现在很多强奸案,由于女性特殊的生理和心理结构,导致他们不愿反抗或不敢反抗、无力反抗,因此,是半推半就还是真的无力反抗,法律上也比较难界定。”叶为民说道。 “证据很少?是什么证据?”高思问。 “她不愿说,要私下面谈,下午我们一起走一趟吧。”叶为民说道。 “我不明白,这种小案子,随便在所里找个授薪律师,就可以去办的,为什么要找我?”高思说道。 “你小子长得帅啊,在帅哥面前,这些年轻的女性,往往比较有耐心。”叶为民坏笑道。 高思无语,这是把自己当少奶杀手吗? 坐过叶子的跑车和韩若熙的越野后,高思现在的车技水平,明显见涨,在车流中穿行,显得得心应手。其实,这不是技术的问题,而是境界,开车的境界高了,车技自然进步神速。 当事人所住的小区,只能算是一般,两人很轻松地进了小区,按照提前得知的地点,一路找到了五区二栋601室的门外。 很快,门开出一道缝,开门的是一位面色略显苍白的女人,女人面容憔悴,眼眶发黑,头发散乱,神情亢奋。 “是白素小姐吗?”叶为民看到对方仪容不整,也有些吃不准。 “**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!”听到叶为民的问话,女子马上情绪激动了,尖叫道。 高思看到对方像火药桶一样,一点就着,怕她做出更为出格的举动,连忙挡到叶为民身前,温和地问道:“是白素女士吗?这位是叶为民律师!” 白素看到高思阳光帅气的脸,情绪略有收敛,听到高思说刚才那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叶为民律师,她终于清醒,诚慌诚恐地说道:“我就是我就是,请进请进,叶大律师!”说完,她打开门,让出身子一侧。 叶为民看到对方仅穿一件松垮的睡衣,目光下意识地在对方饱满的胸肉上扫过,点点头,走进了屋子。 高思看到对方这副破罐破摔的作派,皱了皱眉头,就白素现在的精神状态,就算没被男人欺负过,也迟早会被老公抛弃,任谁也不愿和这样一个对生活如此随便的女人在一起。 “叶律师,你是大律师,我要报仇,我要那个毁我一辈子的罪犯,在牢里呆一辈子!”叶为民还未坐下,白素就激动地说道。 “你报案了吗?”叶为民见过的当事人,也不在少数,像对方这样一言不合就破口大骂的,也算少见了,他不是不想坐,而是看到屋里一片狼藉,除了食物残屑就是烟头、内裤,实在难以安坐。 “报了,没有立案,警察都是他妈的王八蛋,把我当疯子赶出来了,草!”想到这点,白素就一肚子火,她一边说,一边将脏兮兮的内衣、内裤随手塞进沙发下面的空隙里。 高思看不下去,只得帮着收拾一下,老站着谈话,也不是办法。 在高思的帮助下,客厅至少被收拾得顺眼一些,能坐了。叶为民在阳台抽完一支烟后,才再次回到屋子,与白素进入了今天谈话的主题。 “能说说事发当天的情况么?”叶为民问道。 “那天是6月1号,按我们旅游的计划,本来应该是去云城,但是车太难等了……后来我们就打了个顺风车,那个司机看上去人挺不错的……” “打断一下,说重点!”叶为民看到白素事无巨细地讲着,忍不住提醒道。 “后来,那个司机,就带我们住进了一家宾馆,那宾馆的环境还不错,就是要价有点高,我和老公……” “说要点!”叶为民打断了白素的讲述。 “你烦不烦啊,我说的每一点都是要点!”白素争辩道。 “白女士,如果你一直是这样的态度,我们很难帮你维权!”高思说道,他实在想不通,一向精明算计的叶为民,怎么会签下这样的代理合同。 “好吧好吧,我就说正题,当天晚上,我老公出去买洗发水和沐浴露,宾馆的这些东西太垃圾了,所以,我就虚掩着房门等他,后来,那个司机就进来了,对我动手动脚,我反抗不过,就被他扒光衣服干了一次,完事后,他看我老公还没回来,又干了我一次……” 叶为民怕这个彪悍的女人继续发挥下去,又要跑题,连忙问道:“这两次,你有没有叫喊?” “没有,多丢人啊!”白素的话,让叶为民和高思大跌眼镜,叫喊难道有被人强暴丢人吗?这是什么神逻辑! “你……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反抗?正常女人,在被人欺负时,一般都会呼救的。”叶为民用尽可以柔和的语气说道。 “我反抗了,可我力气哪有他大呀,他一下就把我按住了,然后就亲我、一直亲我……” 这一次,叶为民没有打断她的讲述,一来,这个疯女人的讲述,彪悍而且香艳,让两人听得欲罢不能,如同阅读一本激情小说,二来,通过这次谈话,他们已经基本可以确定,这女人脑子多少有一些问题,无论是被强暴前还是被强暴后导致的,至少现在她的精神状态是相当不靠谱的。 临走前,叶为民依照惯例,向白素问道:“你认真回想一下,你手上还掌握了什么重要证据没?” “证据?我说的那些都是证据啊,哦,对了,我还有一个重要证据!”说完,白素“嘿嘿”一笑,当着二人的面,掀起了睡衣的下摆,露出下面没穿内裤的真容…… (第二更到,若无意外,明天保底两更,并尽力补更,希望大家多多收藏和投票,谢谢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