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女精神病患者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四十四章 女精神病患者

看到白素的动作,高思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,叶为民先是前进了一步,又接连退了两步。 “哈哈,吓到了?我也每天都会被自己吓到,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的神经有些不正常?”白素阴阴一笑,道。 叶为民没有吭声,他被自己眼中看到的景象,恶心到了。 “白女士,我理解你,也很同情你的遭遇,如果你好好配合我们,也许,我们真的能帮你惩治罪犯,还你一个公道。”高思真诚地说道。 白素看了他一眼,惨然一笑,道:“还我公道又能怎样?我的生活已经彻底毁了,一生清白被他毁了,一生的健康也被他毁了,一生的幸福也被他毁了,连老公也彻底不要我了,我找你们,其实并没想过要报复,我只是难受,想找个人来听我说道说道,你知道什么是绝望吗?生无可恋!小兄弟,我看你心性不错,陪姐姐我聊一晚,明天这房子就送你了,如何?” “咳咳,我也很同情白女士你的遭遇,如果你不介意,我也可以陪你聊聊。”叶为民见机说道。 “好的。”高思答道,他同意白素的请求,不是因为想得到房子,而是因为白素此时的精神状态不太好,他担心若是自己拒绝,回头白素就会走极端。 “你就不需要了,我不喜欢老男人,谢谢你带来的帅哥,明天我会多送你一万作为答谢费。”白素拒绝了叶为民的好意,并将他“请”出了自己的屋子。 叶为民离开后,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。白素正要说话,高思冲他作了个禁声的手势,然后指了指门外。 “还没走?人怎么能这么无耻呢!”白素说完,快速冲到门口,拉开了防盗门,果然,叶为民正在侧耳倾听,被她一下抓个正着。 看到自己被人发现,叶为民尴尬地一笑,道:“鞋没穿好,马上就走!” “啪!”回应叶为民的,是一记响亮的耳光,“无耻!”,白素丢下这句话后,“呯”一声将门关上,高声说道:“如果一会开门,还能看到你,老娘一刀剁了你!” 叶为民本来还想满足一下好奇心,听到这个女疯子甩出这句话,连忙躲进了电梯里,安全下楼后,他摸了一把脸,火辣辣的疼,“妈的,这个精神病!”,骂完后,依然有些不解恨,心里又暗自诅咒高思,希望他明天拿不到那套房子。 另一边,待到叶为民彻底离开后,高思才开始了他与白素的谈话。 “想聊点什么?白姐。”高思刻意拉近与她的心理距离。 白素没有说话,她痴痴地看着高思,道:“你与我老公长得很像,不过,没有他帅。” 高思对自己的外貌十分自信,听到这话,笑道:“看来,你很爱他。” “是啊,小兄弟,你说人活着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白素突然幽幽地说道。 “这个问题啊,就太难回答了,不同的人,在不同的阶段,都会有不同的答案,于我自己,希望能活出自己的价值。”高思说道。 “价值,呵呵,我现在就一点价值都没有啦,身体烂成这样,生不如死,可还是不想死。”白素说道。 “这个病,又不是绝症,你用不着这么灰心的。”高思安慰道。 “你认识这种病?”白素惊讶地问道。 “电线杆上的小广告看多了,多少知道一些,不过,虽不是绝症,但确实比较难以根治,但听说现在的药物,要阻止恶化,还是可行的,你坚持治疗下去,以后医学发达了,也许就能恢复呢。”高思积极地引导她。 “治好了又怎样,我老公都不要我了。”白素说道。 “等你恢复健康了,你可以再去找他的,对了,你们离婚没?”高思问道。 “没有,我没有同意。”白素答道。 “那说明他心里还有你,以后也能在一起了。”高思说道。 “不可能了,他已经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。”白素说完,看了一眼冰箱。 “这是重婚,他现在在哪?”高思随口问道。 “在……在冰箱里。”白素犹豫了一下,说出的答案,让高思心里一寒,难怪自打他进屋后,就隐隐闻到一股怪味,当时还以为是屋里生活垃圾的混合味道。 看到高思受到明显的惊吓,白素非常满意,一直到笑得弯下了腰,才说道:“逗你的,冰箱里放着一头小猪!” 人命关天,出于警觉,高思还是决定亲自到冰箱边检查一下,他慢慢走到冰箱旁,猛地拉开冰箱,发现里面果然装着一头小乳猪,小乳猪胖乎乎的,上面还有白色的绒毛,是一头生猪,但早已死透,微微散发着腐臭味。 高思本打算离开,又隐隐嗅到另一股味道,于是,他打开了冰箱下面的冷冻柜,这一开,让他大惊失色,只见一颗圆睁的人头,正死死地盯着外面,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。 高思想叫,却不敢叫,他捂住嘴巴,回头看向白素时,只见不知何时,白素手中早已握住一把剔骨刀,冷冷地审视着他。 “你想干什么?”高思赶紧将冰箱关上,小心地看着白素。 “咯咯……我早就不想活了,但就那么死了,我觉得很亏,你不错,很帅,比我老公帅一百倍,有你这样的帅哥陪我一起死,我开心坏了。”白素笑道,笑得高思发寒。 “你杀不了我,还是不要做无用功了,另外,我理解你这种极端的举动,但是,冤有头,债有主,无论是我,还是你老公,都是无辜的。”高思淡定地说道。 “你说得很对,我应该先杀了那个强奸我的坏蛋!”白素说完,情绪显得有些波动,手上提着那把剔骨刀,在沙发前走来走去。 “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白姐,你错得太远了,赶紧回头吧。”高思长叹一声,如佛祖一般说道。 “杀人是不是要被判死刑?虎头铡、狗头铡、还是龙头铡?”白素忽然像小学生一样问道。 “那是古代,现在,或者是枪决,或者是药剂,没那么血腥,而且,你现在的状态,就算杀过人,也只能算抑郁症发作,不一定就是死型!”高思想尽量用谈话瓦解对方的犯罪意图。 “那就是说,我现在把你杀了,也不会被判死刑喽?”白素得意地笑道,为自己找到这个观点而欣喜不已。 (无限最近受了些刺激,文也有些刺激,大家不要跟我一起变态啊,哈哈,支持的,记得顶我,收藏,票票,都要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