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灵与肉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四十八章 灵与肉

将跑车停在桃园酒店停车场后,高思有一种激情过后的余韵,整个人从头爽到脚。此时,他才明白,原来玩命地飙车,真的很刺激,一直紧绷的神经,在放纵之后,有一种酥麻的快感,如同做那事一样。 孙青云很快跟了过来,停好车后,看了看高思,道:“这次车不给力,下次一定把你甩出几条街。” “输了就是输了,哪有那么多废话!”高思说完,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赵轻儿。 孙青云听了,脸上红一阵、白一阵,突然说道:“这次确实算我输了,要不,把轻儿送你陪一晚?” “这提议不错。”高思淡然一笑,结果被旁边的叶子掐了一下,显然并不满意他如此随便,身旁有美女,居然还去拈花惹草。 “哈哈,开个玩笑,等我玩腻了,再还你!”孙青云说完,搂着赵轻儿的腰肢,快步走向桃园酒店。 “捡个破鞋当宝贝。”叶子听了,一脸鄙视地说道。 “小丫头,说话不要这么刻薄,小心嫁不出去。”高思也不知这话赵轻儿听到没,敲了一下叶子的额头,正打算寻找新的住处,被叶子拦住了。 “五星级酒店,住这里就挺好啊,为什么要换地方?”叶子不解地问道。 “大小姐,你真是不当家不知道米贵啊,知道这种酒店住一晚多少钱吗?”高思说道。 “多少?”叶子问。 “至少一千吧。”高思不确定地答道。 叶子作晕倒状,道:“还以为多贵呢,走吧,我请你住宿!”说完,一手搭在高思的肩头,作哥们状。 高思推辞不过,只得跟她走了进去。 孙青云刚订好房间,看到高思也进来了,瞅了他一眼,讥笑道:“哟,飙了会儿车,就装起富二代来了?这里你住得起吗?” 高思并不尴尬,道:“反正有人请客,不住白不住!” “是的,本小姐就看不惯有些人,成天插鼻子装大象,小姐,给我来总统套房!”叶子鄙视了孙青云一下,开口说道。她和孙青云本无仇怨,可看对方处处针对高思,看他也有些不爽了。 “哈哈,小妞,总统套房本少爷已经先订了!”孙青云得意地晃了晃钥匙。 “加一万,本小姐今天一定要住总统套房。”叶子恼道。 “何必呢,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,要不,晚上给你留个床位?但他不行!”孙青云在叶子的美腿上流连片刻,邪笑道。 “滚!”叶子一脚踢出,被高思挡住了。 “犯不着,咱们订别的房间吧。”高思不想在大厅里争吵,最关键的是,两人在这里斗富,他却只是一个看客,让别人的知道了,还以为自己被这小妞包养了。 孙青云感受到那凌厉的腿风,吓了一跳,退到一旁安全地带,调戏道:“有个性,哈哈,我喜欢,有兴趣的话,晚上给你留个门,我在床上等你?” “孙青云,过分了啊!”赵轻儿本想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看到他没完没了,终于有些动怒了。 “放心吧,不会亏了你的,大不了晚上让你去和你的老相好共度良宵。”孙青云不以为然地说道。 “你……简直不可理喻!”赵轻儿说完,丢下孙青云,走向电梯等候区。 “你们不要吵了,其实,我们还有一套房,和总统套房的装饰一模一样,在同一层。”一直寻不到机会插话的大堂经理,终于借机说道。 “啥?你刚不是说只有一套吗?”孙青云听了,恼道。 “总统套房确实只有一套,但我们还有一套主席套房。”大堂经理谦恭地说道。 桃园酒店是森林公园片区唯一的五星级酒店,经常有些富家公子来这里下榻,为一套总统套房争执斗富,也是常有之事,为了避免麻烦,他们才出此下策,多准备了一套豪华房间,美其名曰“主席套房”,和总统套房相对应。 “行,那就给我俩来主席套房吧。”叶子听了,赶紧说道。 “你……”孙青云不知如何争辩,“你”了半天,最后丢下众人,陪着赵轻儿一起去了自己的套房。 总统套房,在桃园酒店最高的十八层,共两间,左边一间,是孙青云的,右边一间,是高思的。 “何必这么浪费?”高思站在玻璃窗前,俯看着整个森林公园的布局和规划,轻声对一旁侧立的叶子说道。 “钱对我来说,只是个数字,若是能用钱让自己买到好的精神享受,为什么不花?”叶子柔声说道。 “也对,**丝和土豪的思想境界,果然不在一个层次。”高思笑着感叹道。一晚上一万啊,自己当初弄得头破血流,才从那两个绑匪手上敲诈到这么点医药费,这妞却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把一万块消费了。 “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都不是问题,若是愿意,不妨和我讲讲你的极品前任吧?”叶子笑着坐到阳台的藤椅上。 “也算不上极品,无非就是满足不了她的物质需求,于是就只能好聚好散喽。”高思轻描淡写地说道。 “看得出来,你对她余情未了,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还会试图去挽回吗?”叶子问道。 高思犹豫了一下,道:“不会,她不再是以前的她,我也不再是以前的我,就算重新走到一起,也不再会有以前的幸福。” “很深沉的样子,啊,我突然有所触动,我要作画了!”叶子说完,立即抛下他,先到浴室里洗澡,沐浴完毕后,她上身穿一件轻薄睡衣,下身穿一条粉色的小热裤,重新坐到高思身旁,开始在腿上画起画来。 “你就这么放心我?”高思目光在叶子滑嫩的美腿上瞅来瞅去,苦笑道。 叶子没有作声,继续在腿上忙活着,时而涂上一点蓝色,时而染上一点绿色,感觉到高思投来的目光,她宛尔一笑,道:“好看吗?” “好看!”高思真心赞叹道。 “腿好看吗?”叶子狡黠地一笑。 “也好看!”高思被对方发现自己的不良意图,尴尬地说道。刚才,他的目光顺着那些缓缓流动的颜料,正在一点点地窥向叶子的腿根部位。 “可以看,不许动!”叶子发出底线通告之后,继续专心地作画。 对于高思,他颇有好感,要不,曾经也不会在他眼前毫无顾虑地换衣服,她对自己身体隐私的爱护,远不似高思认为的那般随便。女人,只愿意在她心仪的男人面前展露身体和灵魂。 听了叶子的话,高思突然觉得,有点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