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绿帽子 - 放开那个女孩

第四十九章 绿帽子

“怎么不说话?”叶子感觉到气氛有点怪,忍不住问道。她的目光依旧专注在自己的腿上,她正在画的,是两条半裸的美人鱼。 “不知道说什么。”高思答。那两条美人鱼,在叶子晶莹剔透的玉腿上,散发着惊人的魅力,似乎在招呼他,靠近一些,再靠近一些,来,摸摸。 “怕打扰我?没关系,随便说呀,就快画好了。”叶子没有抬头,眼眸闪亮,睫毛眨呀眨的,极富有神韵。 “我出去走走,你先画吧。”高思咽了一把口水,不待她答应,匆匆离开了阳台,冲出了套间。“他姓高,我也姓高,万一是近亲不就惨了?”高思一边下楼,一边打消心中的杂念。 高思刚到楼下大厅,正准备四处转转,突然看到孙青云似乎在和赵轻儿闹别扭,只见他一把甩开赵轻儿,快步冲进跑车里,直接轰开油门,抛下赵轻儿扬长而去,而赵轻儿则默默地看着远处的跑车,黯然神伤。 高思犹豫了一下,慢慢走过去,道:“闹别扭了?” “明知故问!”赵轻儿也不知为何,将怒气转移到高思头上。 “最近……还好吗?”高思并不计较,淡淡地问道。 “没你好!”赵轻儿答。 高思关心她,只是出于同情,看到对方这种抵触语气,本就不好的心情,更加差了,直接说道:“想吵架,找别人去,我先走了!” 说完,高思不再犹豫,转身进了酒店,进电梯时,发现赵轻儿也跟了进来。 高思按下“20”楼,无视赵轻儿,将目光转移到镜子里,几天没细看,他发现自己似乎又变帅了。 到了顶楼后,高思等了片刻,发现赵轻儿没有出去,便先一步走出,赵轻儿也默默地跟了上来。 高思走到门口,看到两间房门一样,想不起到底哪一间,才是自己和叶子订的,看到赵轻儿在身边,他不好意思问,便凭着印象,推开了左边的房门。 赵轻儿愣了一下,也跟了进去,将房门迅速锁上。 听到门后的声音,高思立即转身,看到赵轻儿进来,便意识到,自己八成是走错门了。 “开门吧,不然孙青云看到,肯定会误会。”高思平静地说道。 “你是怕他,还是担心我?”赵轻儿挡在门口,问道。 “都不是,我只是想离开。”高思说完,走向门口,却被赵轻儿一下扑了过来。 以高思此时的身手,他完全可以在对方乳燕投怀的瞬间,一步闪开,但是,他没有,他接住了身体比以前略沉的赵轻儿。 高思本打算把赵轻儿推开,却被对方反手抱住了,死死地抱着。 高思心如止水,淡定地说道:“胸好像大了一点,这不是我熟悉的那个她,还是放手吧!” 赵轻儿将脸贴在高思的怀抱里,很贪婪地呼吸着,幽幽地说道:“只有你的怀抱,永远是那么安心,那么温暖。” “曾经,你拥有它,现在,你不配拥有!”高思说完,坚定地推开了赵轻儿,他不是货物,可以招之即来,挥之即去,虽有余情未了,但绝对不足以死灰复燃。 “你恨我?”赵轻儿仰起脸,直视着他。 “曾经恨过你,但更恨自己无能,现在都不恨了。”高思洒然一笑。 “我还可以回头吗?”赵轻儿问道。 “你想怎么回都可以,但别再回到我这里,谢谢!”说完,他淡漠地用手扒开赵轻儿,走到门边。正打算离开,被赵轻儿再次冲上来抱住了,这次,她贴的是后背。 “让我靠一会儿,就一会儿,好吗?”赵轻儿低声说道。 高思心知她有委屈,需要发泄,暂时驻足,不忍拒绝。 很快,高思便感觉到自己的后背,越来越热,越来越湿,湿热交替,冰火轮回。 “别哭了,就算哭,也不应该是在我这里。”高思挣扎了一下,没有挣开,继续挣扎…… 在近十分钟无声的挣扎与反挣扎中,高思的上衣开了,露出厚实的胸膛,赵轻儿的上身清凉了,露出饱满挺俏的峰峦。 “你的身体,早已对我失去了诱惑!”高思冷漠地说道。 “你硬了!”赵轻儿一句话,就将他打回了原形…… 一切开始得那么地突兀狗血,一切又结束得那么地理所当然,两个人赤身裸体地躺在总统套房的大床上,都没有说话,享受着欢愉后难得的平静。 高思有些懊悔,到底是赵轻儿魅功变强了,还是他自己定力减弱了,他不清楚。他就像一列开动的火车,被人发动之后,急切需要一条顺畅的轨道,而赵轻儿,就是他此时跑动的轨道。 “舒服吗?憋很久了吧?”赵轻儿将脸贴到他熟悉的胸口,柔声说道。 “你是不是想借我来报复孙青云?”高思答非所问地回道。 “他根本就不在乎我,又何谈报复。”赵轻儿惨然一笑。 高思本来不想说的,但是,看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,忍不住说道:“你床上的功夫现在如此厉害,他又哪里会不在乎?” “你在吃醋?”赵轻儿眼睛一亮。 “没有,我感觉自己给他送了一顶绿帽子,哈哈哈哈……”高思说完,再次将赵轻儿压倒在床上,疯狂地凌辱起来,想起往事,他需要一场疯狂酣畅的发泄…… 二度云雨,让两人身上,都出了一层热汗,高思躺了一会儿,看到赵轻儿还软软地趴在床上,起身去冲了个澡,出来时,发现赵轻儿正坐在床头,痴痴地看着他,披头散发。 “孙青云是一块很好的踏脚石,别忘了你曾经的信仰!”高思说完,打算离开,此地不宜久留。 赵轻儿突然从薄被里站了起来,完全显露她凹凸有致的胴体,轻声说道:“不想要了吗?” “已经吃饱了,另外,不要让我觉得你很浅薄,除了身体,一无所长!”高思说完,迅速打开房门,溜了出去。刚才一时小虫子上脑,连干两次荒唐事,再继续下去,搞不好又要深陷泥墰了。 “要么一条道走到黑,要么随波逐流,既然两者都做不到,我又何苦为难自己?醒醒吧!” 赵轻儿看着高思离开的背影,幽幽一叹,散乱的目光,再次聚焦,既然选择了,就坚持走下去,哪怕千夫所指,又有什么关系?不过是一个遗臭万年,甚至还谈不上,最重要的是,这一世,她要活出自己的风采! (无限数学差,似乎明天就是一个月了,要下新书榜了,没收藏的收一下,养肥了再吃,还是每天吃一口,请君自便。一句话,支持的力量越强大,无限写起来越有激情,什么是激情?不解释,你懂的。)